大发快三大小单双

快三大小投注技巧 > 都市言情小说 > 神医嫡后 > 第四十四章 玉竹轩之约

第四十四章 玉竹轩之约

    却说卫容琳这边。

    文氏知道她心里气不过,便随她一起到了集香居。

    两人都没顾得上吃饭。

    流云离开以后,卫容琳便开始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你怎么就那样没用?”卫容琳冲着文氏发起了脾气。

    “若你不是妾室,今天我又何必受这种气?

    “那成衣铺子,我还不是稳稳地就到手了?”

    文氏默不作声,一屋子的丫头早被她遣了下去。

    她又何尝不想?吕氏都走了这么多年了。

    但是,人间事常难遂人愿啊!

    卫容琳见文氏不作声,越发觉得委屈。

    “我看你平日也是威风。怎么一到了老祖宗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卫容琳边说,边满屋子的找东西出气。

    只听得“呯”地一声,桌子上的一个青釉石榴瓶被卫容琳摔地粉碎。

    “够了!”文氏有些心疼。

    这满屋子的摆设,每一样的来历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前几年的时候,文家式微。

    文氏低声下气,在卫府求得一席之地。

    卫青扬赏下什么东西,分明要看老祖宗的脸色。

    并且都有记档。

    后来,文氏母家争气。

    文氏的父亲文思齐出任益州牧,掌二十万兵马。

    相当于燕国兵力的三分之一。

    胞兄文元彬任益州刺史。

    自此,文氏在卫府的地位水涨船高。

    本以为一两年间便可抬妾为妻。

    可一晃三五年过去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石榴瓶,还是前年冬天的时候,你舅舅托人送来的。”文氏的眼神有些犀利,“你就这样摔了,也不怕舅舅寒了心?”

    卫容琳跌坐在椅子上,心中不服:“这东西又有何用?不当吃又不当喝的。真不如那成衣铺子来得实惠。

    “再说了,舅舅送的又如何?你也不瞧瞧,舅舅与外公有多久没给咱们写信了?”

    “成衣铺子的事,还有那丫头得的三殿下的礼,你都别想了。”文氏坚定地说,“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

    文氏说着,把额角的鬓花取下。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不过跟你爹爹提了一句……”

    伤口有些狰狞。

    卫容琳如何不知,此时倔强地别过头去。

    “那是你没本事!”

    文氏差点没被气死。

    “娘都伤成这样了,你有没有关心一句?”文氏恨得咬牙切齿。

    “你又何尝关心过我?你一味地想着狐媚,有没有关心过我的前程?”

    话音未落,脸上却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你竟敢打我?”卫容琳盛怒之下捂着脸,带着哭腔。

    文氏打过却又有些后悔。

    卫容琳长这么大,她从没动过她一指头。

    若不是实在气着了,她断然不会动手。

    此时心里一阵后怕。

    先不说卫容琳庶小姐的身份,比她一个姨娘尊贵。

    即使卫容琳犯了错,也该卫青扬来教育,轮不到她一个姨娘动手。

    单说若指甲把脸蛋蹭破了皮,万一留了疤,这以后可如何是好?

    文氏想到这里,心下大悔。

    “让娘看看。”文氏歪着头,想把卫容琳捂着脸的那只手拿开。

    卫容琳却一下子走开几步,别过脸去:“少装好人!”

    文氏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却依旧耐心地说:“是娘不好,不该打你的。”

    可是此时的卫容琳什么都听不进去。

    而是飞快地把手放下来,遥遥指着:“门在那边,姨娘请自便!”

    卫容琳平日叫文氏“娘”,虽说不合规矩,可都叫得惯了。

    此时突然叫了声“姨娘”,文氏一下子感觉,素日争强好胜的心都没了。

    文氏再不说什么,黯然开门离去。

    走到半路,却见朱樱急匆匆来。

    “干什么?”文氏拿帕子压了压眼角,问道。

    朱樱有些慌,然后便把双手不自觉地背到后面。

    文氏一下子起了疑:“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朱樱退了两步,眼珠子转了转。

    便撒谎道:“奴婢来月事……脏了衣裳……”

    “真晦气……”文氏心里有事,未及多想。

    骂了两句,便让朱樱去了。

    却说文氏刚走,卫容琳却伏在案上嚎啕大哭。

    青萍匆匆进来相劝。

    卫容琳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委屈。

    被文氏打了一巴掌,心里火烧火燎的。

    不知为何,竟然感觉比上次卫容若打她更甚。

    正烦闷间,朱樱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姐快别哭了。”说了这句,附在卫容琳耳边又轻声道,“表少爷找你。”

    卫容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表少爷?他找我有什么事?”卫容琳稍稍止了泪。

    未及思量,说话的声音便大了些。

    “小姐小声点儿,被人听去不好。”朱樱一边说,一边朝卫容琳手里塞了个东西。

    卫容琳打开一看,一个纸团。